为啥说中国男人丑陋?

中国在进步,把过去两个世纪里输掉的繁荣和尊严赢回来了。

但中国男人的进化,显然要慢得多。

劣评如潮,来自公共舆论和私语,也来自中国女人和中国男人内部。

柏杨《丑陋的中国人》的批判,多半在中国男人身上体现。今日公众热议的中国男人之丑,落点不该在外表——价值观丑,才是真的丑;中国男人丑在不自知,陋在不知耻。

在当代家庭生活和公共生活领域,不少中国男人体现的国民气象是丑陋的,徒有现代生活方式之表,内心非常封建,观念无法现代。有一位自省的网民在微博留言:作为一个中国大陆的男人,经过了三十年,我才发觉自己其实是个缺乏教养的野蛮人。正补课中。

孔孟眼里的中国男人,可望不可及的是圣人,可望又可及的是君子,不入流的是小人。今日,中国男人应是谦谦君子,以思想和价值观为肌肉,以情怀和品格为魅力,成为与大国匹配的大国民。

丑陋的中国男人如何变得有魅力?无他,唯践行中国商代阿汤哥(汤王)刻在洗澡盆上的那行字:苟日新,又日新,日日新。

经过传媒四个多月讨论,中国男人的丑已成定论:他们懒得洗头洗澡,能不刷牙就不刷牙,内裤也不是天天换;他们穿着松松垮垮的T恤短裤,没一件合体西装,更不会打领带;他们矮小、宽脸、扁鼻子,平均身高只有171.6厘米。

论责任感和生活情趣,他们也是史上最弱的一群人。封建社会男人养好几个老婆,现在的宅男连婚都不愿意结;杜牧、柳永给青楼女子写了那么多赞美诗,现在的男人连我爱你都不肯说。

女人想要什么样的男人?潘驴邓小闲

王婆说男人泡妞要五件事俱全,方才行得。第一件,潘安的貌;第二件,驴儿大的阳具;第三件,似邓通有钱;第四件,小,就要绵里针忍耐;第五件,要有闲工夫。(《水浒传》第24回《王婆贪贿说风情郓哥不忿闹茶肆》)

女人要求高,76%的中国男人生活不堪重负(《2012年中国男人报告》),他们要陪女人吃饭、看电影、买礼物,他们在恋爱中平均消费只有1591元,却已经占去收入的1/3(《2013-2014年中国男女婚恋观调查报告》)。

从外貌做评判不作准,而以物质做衡量,现货根本不够用。

林语堂盛赞苏轼是中国第一等男人,但苏轼也是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审美的花心男。中科院院士李小文是享有盛誉的遥感、地理学家,外表却像老农民。

过去生活苦,中国人发育不好,80后、90后营养充沛,成色基本不错。况且女人择偶从来不会把男性外表放在第一位,这在25年前就已经被进化心理学研究证实。超过40%的中国女人只是希望嫁个公务员(《2014婚恋状况调查报告》),胖瘦都行。

攻击中国男人的外表,不是说的不对,而是不得要领。

柏杨写《丑陋的中国人》,把儒家控制的中国文化比作酱缸,扼杀了知识分子的想象力和思考力。酱缸发臭,使中国人变得丑陋。而封建社会结束之后,在中国广大的大陆上,反右之后接着又来一个文化大革命,天翻地覆,自人类有历史以来还没有遇到过这么大的一场人造浩劫。不仅是生命的损失,最大的损失是对人性的摧残和对高贵品德的摧残。这才是中国男人丑陋的根源。

心理学家荣格说:一切文化,最后都沉淀为人格。个人的文化,最后成为个人的人格;一个民族的文化,最后就成为这个民族的集体人格。

经过几次洗礼,中国男人的确变丑了,不过不是丑在外表,而是丑在国民气象:非常封建,无法现代。

如果中国没有融入世界,这一切并不显得丑陋,古典的封建社会中的各个社会因子因长期磨合而可以自圆其说,帝王这口尚方宝剑始终能给人提供精神上的慰藉,那些五花八门的丑态反而让社会更加玲珑剔透。

今天的中国人生活在一个现代的物质环境和传统的权力风格下,这造就了惊天动地的变化,这变化已经让人来不及顾忌美丑,或者无从美丑了。物质带来的幻象暂时掩盖了内部的不协调,人们依然用封建的思维方式思维,用西方的道德标准化妆,如教育并不是让人追求真理和乐趣,而是依然像古代一样是一个谋生的途径……我们依然是现代生活方式打扮过的古老的怪胎,个人之美不难做到,而民族之美却是遥不可及。

人之丑不在相貌而在表情,相与心和,即使干坏事也踏踏实实并不觉得丑,相貌与心不合带出的表情才是真丑。中国之丑最大的祸根是人治,人心的扭曲造成了各种各样的丑恶,《茶馆》结束时常四爷有一句台词:盼哪,盼哪,只盼着谁都讲理,谁也别欺负谁!是啊,到那时人心就纯净了,就不丑了,腿也长了,就穿什么丝袜高跟都好看了。

不做勇往前冲的马嘉鱼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