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医生带病上班成被告

约纳斯是德国柏林夏理特医院儿科住院部的一名医生。德国从医的门槛非常高,他先是通过4次国家的统一考试,获得了实习医生的执照,又经过2年半的临床进修培训,最后经毕业论文答辩,才最终成为一名医生。

但是,拿到医生的执照,仅仅只是意味着具有从事这一职业的资格,要成为称职的医生,还要付出更多。约纳斯除了每天从早上7点半工作到下午5点,平时还要进行学术研究和在职培训,整天像陀螺似的转个不停。努力总会有回报,因为约纳斯的敬业和付出,他的医术提高得很快,不到两年,就成了业务骨干。

201335,约纳斯患了重感冒,一大早起来,他感觉浑身无力,四肢酸痛,本打算请假休息,但转念一想,科里这段时间病患太多,便带病坚持上班。虽然约纳斯感到很难受,但他仍然十分耐心地为每一个患儿看病。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时间,当约纳斯拖着沉重的脚步迈出医院大门时,想到自己虽然受了折磨,但能为众多患儿解除痛苦,他感到很欣慰。

但是,谁也不会想到,两个星期之后,一位名叫布兰德尔的家长将约纳斯告上了法院。布尔兰德说,那天他带儿子来医院就诊,是约纳斯医生为儿子看的病,看病过程中,约纳斯医生不断地打着喷嚏,回家后他发现儿子的病情加重了,肯定是被约纳斯医生传染所致。要求约纳斯赔偿他为儿子治疗的医药费5000欧元。

接到法院的传票,约纳斯感到非常不解:我带病坚持为患儿看病,家长不仅不感谢我,反而将我告上法庭,真是不可理解。不仅约纳斯感到纳闷,这事也很快在医院内部和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大家都认为,约纳斯没错,这种敬业精神应该弘扬而不是打击。

一个月之后,法院如期开庭。法庭上,针对约纳斯的委屈,法官史密斯指出,医生带病工作,一是会传染给同事、患者,让更多的人生病;二是会搞垮医生的身体,陷入恶性循环,甚至有可能出现过劳死等极端情况;第三,可能会因此导致医疗事故的发生,会休息才会工作。因此,约纳斯这种带病坚持工作的敬业精神不宜提倡,是一种过错行为。最终判定约纳斯向布兰德支付5000欧元的医药费。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场官司很快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经过多方论证,柏林市专门为此颁布了一项法律。这项法律明确规定:医生不能带病工作,否则如果被患者或家属举报将处以1万欧元的罚款。医院方面如果看到医生带病工作,而不采取任何防护措施,将被罚款2.5万欧元以上,严重者医院主要负责人将被判处1年以上有期徒刑。法律同时规定,医生病假期间,工资一分也不能少。这项法律规定出台后,许多医院都建立了员工健康委员会。

以人为本不是一句空话,而应该是实实在在的一项项制度和法律。带病工作,在一般人看来,就像吃饭睡觉一样稀松平常,小到不值得一提。但德国司法机构却愿意为这样的一件小事立法,体现了对生命个体的尊重和爱护。

 

杨丽萍的“苦”与“不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