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衍若华,谁能与我不诉离殇

  1

  每天都有不同的人在自己身边来来去去、

  或认识,或不认识。

  戴着耳机,站在人群中央,每个人都匆匆忙忙的从身边走过。

  迷茫的看着阴郁的天空。

  快下雨了吧。

  慢慢的挪动着步子向对街走去。

  2

  花老是问我一个问题。

  她说:你是不是没睡醒?

  我每次都过了好几秒才把眼神聚焦然后慢吞吞的说:不是。

  她捧着我的脸说:你怎么总是这个慢半拍的样子呢。就和没睡醒一般。

  用脸在她手心蹭蹭,垂下眼睑,说了一句,我不知道呢。眸子便又恢复了那困极而毫无生机的样子。

  她把我抱怀里说了一句不知道什么,我没听清。然后安静的在她怀里睡去。

  3

  左手牵着花,右手拿着碳烤珍珠奶茶在喝。

  拉着花慢吞吞的走进公园里。

  然后找了张石凳坐下。

  我喜欢花,花总是温柔的。对任何人都很温柔。

  花有很多人陪伴着,有很多人喜欢着。

  而我只有花陪伴。只有花喜欢。

  也许,花根本不喜欢呢。

  把头靠在花肩膀上,垂下一半眼睑,遮住眼底的那丝嘲讽。

  4

  坐在阳台的地上。想起以前问花的一个问题。

  我问花,你会不会离开呢。就像他们一样。

  花说,不会。

  拿起手机,打电话给花。

  “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眸子慢慢聚焦。寻找另一个人的号码。

  “喂。”“我是小舒,花呢。”“……你还不知道?”“我该知道什么?”“花出事了,她在XX医院里……”

  花出事了,花出事了,花出事了……手机摔下地板,瞳孔骤缩,满脑子的重复着小磊的声音,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跌跌撞撞的在跑下楼,打车去花所在的医院。

  5

  看着病床上仿佛睡着了的花,

  惨白着脸,慢慢的走到花的床旁,握着花的手,

  感觉心口某个地方很堵,堵得喘不过气,

  把花冰冷的手贴在脸上,嘴里轻轻呢喃,

  你说过不离开我的,你说过一直陪我的,你说过会一直一直陪着你的小舒的。

  你怎么可以,先离我而去。

  你怎么可以,就这样失约。

  眼前渐渐被黑暗包围,然后,一片空白的记忆。

  6

  站在公园的一张石凳前,

  努力凝聚散开的眸子,

  皱眉,脑海里闪过一个画面,却捕捉不住,回想,岂料仿佛被一把锤子敲上脑袋般的疼痛。

  一个男生跑过来,小舒,小舒你怎么了,

  没,我只是头好痛,我以前是不是和谁来过这里?我总感觉我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没事的,我们回家把。

  恩,好。

  -后记。

  我一直都站在离崩溃不远的边缘。

  只差别人用力的推我一把,

  我便能永远的崩溃。

一千张糖纸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