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世、、我们再在一起

  那个时候。。我们在一起

  或许这是上天注定的吧,我们永远不可能在一起。。

  她与他的相识,是那么的美好。而我,作为一个旁观者,在这里,叙述着他们的相识、相知、相爱

  我是一个稻草人。

  那是在一个古老的村庄,阳光透过树叶、斑驳的,让人无法呼吸

  然后,整个空气里面都充满了一种叫做有忧伤的味道。。

  我没有办法体会,当时的我,只是觉得很难受、、

  恩,说不出的难受,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她叫禁、一个很奇怪的名字,她很喜欢笑,那笑容,可以感染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

  那个笑容如星辰般灿烂的女孩

  而他,叫肆,

  他是一个不同寻常的男人,、刚毅的脸庞上面,你总是可以看到,一双有神的眼睛,当然,不止如此

  但是,我没有更加华丽的词语来修饰他,

  我只是个稻草人

  那是一个炎热的午后,太阳火辣辣的在空中吞噬着这片土地上的水分

  我记得,连禁家的那只阿洒也无精打采的,噢、阿洒是禁从不知哪个角落捡来的。、禁经常从外面捡东西回来,虽然说禁是个好女孩,可是,我不得不承认,有时候禁真的很傻帽,她甚至认为这个世界上有天使、噢,真是个傻孩子。

  但是在很久很久之后,我不得不承认她是对的,只不过,她遇见的是恶魔!

  那个傍晚,禁从外面拖回来一个涂满了红色颜料的男人,他好像睡着了。

  禁把他放在床上,用布把他身上的颜料一点一点的擦掉、然后用白色的布条帮那个男人绑了起来、我知道,那个叫作包扎。

  几天后,那个男人醒了,他用他那漂亮的双眸注视着禁,猛的、他伸出手,恰住禁的脖子,

  “你是谁?”

  语气不带一丝温度,眼睛里也没有泛起一丝波澜…

  “我叫禁、你呢?”禁笑着说…

  那男人愣了一下,可能是没有看到过如此干净、灿烂的笑容吧、一时间忘了怎么回答。

  “呃、你不说也没关系…我去帮你准备一点吃的,你一定饿了吧…”说着,她就开门准备出去、

  “肆。”“咦?”

  “我叫肆。”

  禁偷偷的笑了,真是个别扭的家伙…

  我讨厌禁和那个男人在一起,他永远都是那般冷漠、偶尔,眼神中会闪过一丝残暴的气息…

  他是个危险的男人。

  可是禁就喜欢和他粘在一起,她甚至不顾满拉赛格的劝告。

  满拉赛格是我们村的村长,他是一个德高望重的老人,据说已经有两百多岁了。从我存在的那天起、满拉赛格就在了,,

  当然拉、你不可能期望一个稻草人有两百多岁吧…我一直以为,这样安静安定的日子会持续永远。我可以看禁每天快快乐乐的,看村长每天板着一张脸教训偷玉米的孩子,看年轻男女打情骂俏,看村里的农妇一遍又一遍的乱嚼着某某某的舌根……

  我恨恨的想:如果没有那个男人,这一切该是多么的美好啊!

豆蔻年华、半世结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