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骷髅

门诊室是我经常出没的地方,因为我是一个骨科医生。在门诊室的办公桌旁,放了一副完整的骷髅,整天面对着它,让我研究出他有着医学无...

巧遇救命

某个公司有一个推销员,自从他搞推销以来,已经谈妥了好几笔生意,但这些生意都是小生意。这些虽然是小生意,可客户回来的货款却...

第105号凶宅

一 自从在市中心繁华的街面开了心理诊所之后,我就再没过上一天安宁的生活。为了探知患者真实的病因我不得不攥着一块古旧的怀表给不...

父亲的三次托梦

张兵出生在穷N代的家庭,在他四岁时,一场大火把本来就很穷的家烧得更加一干二净。 在村里人的印象中,张兵除冬天身上有身破旧棉衣和裤...

短小鬼故事之偏爱

我一直在看着她,害怕她会受伤。 最近这几天,我发现她一只哭丧着脸,发生了什么?我听说,她的哥哥出了意外,住进医院里了。难...

一抹血红

小凤和路北、江涛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小凤本来喜欢路北,可惜一年前路北的家突然起火,路北被活活烧死在家里。 小凤很难过,...

莲花坟

风水先生来到小河村的时候,有意无间地在村东头那片大池塘边停留了一会儿,然后才随着李大哥走进了家门。 李大哥是个小商贩,常...

悬疑故事之空棺

周一,下午四点,洛雷收到了徐天的邮件。上面写道:“洛雷,你还记得我们小的时候,大一号仓库的梁上悬着一口红木的棺材吗?”当然记...

血色的涟漪

闫晓宇喜欢钓鱼,多年了只要不是刮风或是下雨,他都会拿着钓鱼竿在黄昏时去市郊的兰溪湖畔钓鱼。 今天的湖面上很平静,没有一丝...

右脚

1. 天渐渐黑了,滑雪场的人越来越少,我努力爬上第二个斜坡,充满恨意地望着自己的右脚。右脚微微痉挛了一下,依旧充满了挑衅...

夜明珠亮瞎了我的眼

“不要抓我……不要抓我……”环卫工人老吴声嘶力竭。 一个老妇人面容狰狞,伸着血淋淋的双手,不,是锋利的尖爪,猛地抓来。想...

时间怪谈

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青青园中葵,朝露待日晞。阳春布德泽,万物生光辉。常恐秋节至,尡黄华叶衰。百川东到海,何时复西归。 ...

画铭牌

我是一个流浪画手,靠着在沙河湾给人画画为生。我喜欢在午夜给路过的客人画点儿他们想要的画,至于钱,也随他们高兴地给。一来二去,...

新手鬼故事之婴灵

张雪是财经大学的一名大二生,这学期的考试她挂了六门课,很有可能会被劝休,甚至是劝退。 张雪家里条件很差,父母权把她当宝一...

拆魂师

楔子 淡淡的茶香在腥甜的空气中飘浮着,不远处一截刚截下来不久的断指还在不住地溢出鲜血,渗进棕色的羊绒地毯里。 被缚住...

想要对你说的话

“嗒嗒”、“嗒嗒嗒”、“嗒嗒”。 现在是北京时间21:35,他拼命的敲击着键盘,看了眼办公室里的挂钟,心里暗暗的骂了一句...

邪花

“呃,你说的那种黑色的花啊,我见过。在一个很偏僻的山寨外,有条小河沟,过了小河沟,沿一条国呈之字型的小路向上走,半山腰能看到...

周海瞳的谋杀手册

1、 一片树叶藏在哪里最不容易被发现? 一堆树叶里。 一具尸体藏在哪里最不容易被发现? 一堆尸体里。 这...

微信惊魂

自从张野用微信附近的人约炮成功之后,他就爱上了这个程序。每天晚上下班回到自己租的房间,只要有时间,他就会搜索附近的人,看到觉...

走牛胎

走胎,是坊间一种流传甚广的迷信说法,多发生于十几岁以下孩童,其中又以尚在哺乳期的婴儿最为常见。通常认为是小孩三元之气秉赋不足...

刀光血痕

陈大山是一个北漂族,而且漂了有几年了却一无所成。像很多屌丝男一样,他蜗居在海淀的一个小隔断间里,每天不迟到不早退不加班不积极...

都市怪谈之喊魂

全国摄影大赛颁奖典礼上,主办方在舞台上展示金奖摄影作品。会场上瞬间议论纷纷,大家各自猜测这张模糊一片的摄影作品暗含了什么玄机...

腐败官与淫女转生记

赖局长身边的女秘书小胡不仅长相漂亮,而且新潮、性感,又会卖弄风骚,把个赖局长迷得神魂颠倒。性欲无度等于暗抽骨髓,况且赖局长毕...

父亲的18个红包

雪花纷纷扬扬地飘洒,开门红的鞭炮此起彼伏。除夕的夜,热闹张扬。 可我,再也吃不到父亲为我包的年夜饺子,再也看不到他忙年夜饭的...

豆腐卷里深藏的母爱

他小的时候家里穷,每天就吃萝卜白菜。 母亲熬一锅菜,兄妹几个捧着小碗呼噜呼噜地吃着,等他们吃完了,母亲才把他们的剩菜汤里泡上...

那个红色保温饭盒

那年,在矿井工作的父亲去世了。为了挣钱供我和哥哥读书,妈妈要求到井下开绞车。 她的工作是“三班倒”。从地面走到工作地得花上两...

第27次鼓励

17岁那年,他铸下了人生中的第一个大错,因为兄弟义气,他把对方打成了重伤。他本是有机逃走的,但还没等他把行李收拾好,警察便将他家...

爱隔三道山

当监狱的最后一道大门“吱呀”一声被打开后,阳光顿时洒满她全身,她比当初判的早出来了5年。 20岁那年,刁蛮任性的她,因为...

放娘一条生路

这趟公差有半年之久,前一个月里,我总会隔三差五地给娘打电话,娘有时也会打我手机,可是近来,我打娘出租屋里的电话总是无人接听,这让...

“板车哥”的绝世父爱令人动容

近期,一组照片蹿红网络。照片中,一个头戴牛仔帽,穿五分水洗牛仔短裤,留着浓密络腮胡子,打着赤膊,裸露出古铜色肌肤和六块凸起坚实腹...

爸爸我错了

尧自强考上了名牌大学,可就在他接到录取通知书那天,母亲尧素梅突然病倒了。尧自强慌忙把尧素梅送到卫生院检查。结果一出来,尧自强就觉...

父亲那个金灿灿的鸭梨

快过年了,父亲刚想歇口气,城里的亲戚捎来口信,说要搬新屋,让爹过去打个帮手。 大清早,娘叫醒爹和我。娘在我脖颈上围上条她出嫁...

母亲的村庄

父亲走后,母亲一个人孤守在村子东头老房子里,那座房子是她和父亲亲手建的,时间有些久远。偌大的屋子,现今只有母亲一个人住着,我们都...

亲子树

去年,发现丈夫有外遇后,我毅然离了婚,儿子归我。平静地分割完财产,我带着儿子,搬到了郊区的老房子里。 老房子是我前些年买下的...

探监室传来的哭声

刘刚是个抢劫犯,入狱一年了,从来没人看过他。 眼看别的犯人隔三岔五就有人来探监,送来各种好吃的,刘刚眼馋,就给父母写信...

母亲那长长的爱

男人是个哑巴,鱼配鱼,虾配虾,三十多岁才娶了邻村的一位瘫子女人为妻。 瘫子女人幼年时由于一场意外失去了两条腿,只能靠两个蒲草...

大肉包子里的母爱

面点师 李岚是个女老板,住着别墅,还养着一条大狼狗。李岚的儿子小宝刚上初中,特别爱吃大肉包。可是,李岚有洁癖,总觉得外面...

相依为命的仨人

我是9岁的时候跟着母亲带着弟弟来到这个家的:三间土屋、一个小院,他是这个家惟一的主人,老实而憨厚。当我们娘儿仨站在他面前的时候,...

那27次拒绝后的鼓励

17岁那年,他铸下了人生中的第一个大错,因为兄弟义气,他把对方打成了重伤。他本是有机逃走的,但还没等他把行李收拾好,警察便将他家...

母爱让她成为了最好的演员

一 晚上六点半,母亲又准时把电视调到河北台,看河北新闻。 客厅里,白炽灯清冷的光芒倾洒下来,使房间显得有些空旷。母亲抱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