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洪水袭来时

一个人在洪水中救起了他的妻子,可他的孩子却被冲走了。 事后,人们议论纷纷。有的说他做得对,因为孩子可以再生一个,妻子却不...

借锤子的故事

有一个人想挂一张画。他有钉子,但没有锤子。邻居有锤子。于是他决定到邻居那儿去借锤子。就在这时候他起了疑心:要是邻居不愿意把锤...

敢不敢大声说话

一天,日本心理学家大师多湖辉接到一位朋友的电话。 朋友说:“我们公司现在急需一名职员,你那儿有没有合适的人选?” 恰...

青蛙与蜗牛

有一只蜗牛总是对一只青蛙很有成见。有一天,忍耐许久的青蛙问蜗牛说:“蜗牛先生,我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你,所以你这么讨厌我。...

农场的动乱

有一只鸭子在谷仓边不小心踩到一只公鸡的脚,公鸡恼怒地说:“我要报仇!”说完便扑向这只鸭子,可是就在同时,它的翅膀打到了旁边的...

囚室的窗口

二战时,在纳粹的集中营的一间狭小的囚室里关着两个人,囚室有一个很小的窗口,那是他们俩唯一能了解外界的途径。每天早上,他俩都要...

两个秀才

两个秀才进京赶考,途中遇见出殡的队伍。 甲秀才觉得晦气、倒霉,碰上这种不吉利的事情,肯定不是好兆头。 乙秀才挺高兴,...

孔雀与鹤

一只白鹤飞在高空中,人们看到了,禁不住赞叹说:“快看啊!那只白鹤多么高洁啊!身姿也很优美。”孔雀听了后心里酸溜溜的,它使出浑...

幸福的野葡萄

永远忘不了小时候的一段经历。那年我读三年级,一天早晨,在上学的路上,我意外地发现了一株野葡萄。那株浓绿的野葡萄静静地站在路边...

叫嚣的猴子

动物园里有一只刚来的小猴子,它被关在笼子里。动物园的工作人员给它安置了一个很漂亮的“家”,每天都喂它喜爱的食物。可是它还是不...

聊斋之梅娘

桐州城南二十里,有一座荒废的园子,也不知是哪个年代所建。因流传那地方常有鬼魅出现,数年来路过这里入宿在此的书生,多半是下落不明,...

墙壁中的恋人

由于学校宿舍翻修,我们四个女生临时搬到市郊一个废弃很久的四合院里住。黄昏中,我看着院内斑驳的一切,心中不禁弥漫着恐怖。夜幕徐徐降...

一个法警在异乡客栈的一夜

这是我一个警界朋友口述过来的……那年我到临县去为一件案件取证,因为事情紧急未已对方派出所联系,所以临到天黑时,已经无法当夜赶回,...

冷山上的悬棺

为了这次“驴行”,罗宁和唐庭可是筹备已久了。 好不容易到了冷山大峡谷,唐庭忍不住放声地狂喊了一声,说:“罗宁,我现在的感...

索命娃娃

这个世界就是不公平的。你千万别说什么都是前生种下的因,今世得到的果。毕竟我们都是凡人,我们没有佛那种远大的透视力与高深的...

解剖台上的少女

在没有转行做品售经理之前,我曾是泰山医学院的一名解剖学讲师。我转行,并不是我在这一行干得不好,事实,我的课得相当出,如果...

新手鬼故事之死亡之梦

阿德是个网络游戏沉迷者,当然这也与他的家庭情况有关。 阿德的父亲办了个小工厂,一年下来也有上百万;阿德的母亲则开了个小超...

奇闻诡事之红衣女鬼

民间习俗中通常认为,死者身着红衣,其冤难平,常化厉鬼,为祸一方。 影视剧和文章中也有过类似桥段,寻死者换完一身红衣,或在...

等价交换

恶鬼杨行听说地府里最近开了一家店,店名叫做“等价交换”。顾名思义,就是用自己的东西去交换想要得到的同等价值的东西。 这家...

端公的报应

上世纪四十年代初,龙泉山村有个三代相传的端公,姓蒋名法高,年过不惑,中等身材,体格健壮,能说会道,能把死的说得活,能把圆的说...

黑段子之代价

电话里传来一声巨响,随即变成了忙音,我意识到事情不妙,赶紧开车往郝锐离开的方向追去。果然,在他回家的路上,救护车特有的警示灯...

读者口述怪事之七月半

小时候是爷爷奶奶带大的,不知道为什么经常梦到鬼,家里的老人总是念念叨叨的说我火眼低,隔段时间就带我在后院烧纸钱给菩萨,也很少...

收脚板

一 听说人死了之后,到阴曹地府酆都城去之前必须要先做完两件事情,一件事情是喝孟婆汤,第二件事情是收脚板。 孟婆汤,也...

引魂鸡

明天就是母亲的五七了,小玉躺在自家的床上叹了一口气。虽说花开花落,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但小玉就是不能接受母亲的离去,一直以...

新疆老司机讲故事之人脸

这个故事是我听到的最诡异的一个故事了。老陈从前在南疆的叶城当汽车兵。他们的主要任务是把必要的物资从基地运送到昆仑山上的神仙湾...

再生缘

刘村这几年邪乎。怎么呢?那就是年年都有怀孕的妇女在临产时因难产而死去,而且大人孩子一个都保不住。弄得村里凡是怀上孩子的人家,...

中元节之河灯

中元节又称鬼节,每年这一天我都要和父母一起去乡下老家。倒不是说我们把它当什么庆祝的节日,而是因为一个习俗——吃米饺,妈妈做的...

听听你的心跳

第一节:我是阿伟 “一,二,三……十六……二十五……”自从我做了心脏移植手术之后,女友彤彤时常会翻看墙壁上的日历,然后就...

白大仙

我们村有供奉五大仙的民俗。说起五大仙,一般生活在城市或南方农村的人可能不太清楚。所谓五大仙,也叫做“五显财神”,俗称“狐黄白...

水鬼的故事之二叔疯了

二叔疯了! 二叔是我们村唯一一个考上大学的读书人,就那样二叔也考了三次才被一所二流大学录取,算是鲤鱼跳龙门,从此以后成为...

老鼠报恩记

王小二喝醉了,醉得一塌糊涂,就连怎么回到出租屋里都不知晓了。好在王小二的酒品好,醉了也不撒酒疯,昏昏沉沉蜷缩着睡了。 以...

煤矿上的怪事

这个故事要从二十年前说起。 那是1993年,我还是一个未婚小伙,为了生计,我到平顶山下的一个村办小煤矿打工。煤矿在下牛村...

夜钓遇女鬼

第一次夜里来这儿钓鱼,而且还是一个人,主要还是对于钓鱼来说,阿文还是个初学者。 同事之间总是会在周末钓到很多大鱼然后发朋...

奶奶的牵挂

农村人都信奉神神鬼鬼的,觉得人死后是必须要入土为安的,我还记得我有个姑奶,她说人活着的时候如果没有打耳洞,死了以后牛头马面会...

微信鬼友

我是个大龄单身,虽然外表和内涵都不差,可是因为性格内向,至今没有交过男朋友,公司里到是有不少男同事对我有好感,可不是有家室,...

禁罐

起先人们说那陶罐有异的时候,张有成不太在意。 陶罐是张有成在地里锄草时无意间发现的,当时一株草特别顽固,因为其根系延伸到...

戴高帽

李适在殡仪馆工作,天天和死人打交道,他既找不到女友,也没有朋友。 大伯指点他道:“你交不到朋友是你不会说话。你和人家交往...

头痛

上学路上道旁的水塘里,有两女一男三个小学生在水塘边玩着。 “我来啦!” “噗通”一声,小丽身后捡起一大团水花,转身瞧...

都市怪谈之眼镜

他在午夜里戴上那一副下午刚买到手的眼镜,确实如卖眼镜的怪异老头儿所说,他能看到自己所喜欢的女人小茜。 而且,正如那怪异老...

隔壁父亲的敲墙声

晚上10点,隔壁又传来了父亲的敲墙声,错落有致的敲声声在静谧地夜里显得格外动听,墙的另一边,儿子听着这熟悉的声音,脸上出现了一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