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死亡来临

朋友是做证券生意的,整天飞来飞去,满世界地跑,忙的要命,难得见他一面。我们通常的联络方式是打电话。 有一天晚上,他打电话...

30岁要删除的3个梦想

阿文是我的编辑,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学生时代就在省级报刊发过作品,一毕业就被一家大报高薪聘了去,年纪轻轻就当上了部主任。可...

画家对手

在巴黎有两位画家都享有盛名。这两人不相往来,却又密切注意彼此的一举一动,但是两人谁也不服对方。 两人时常在媒体上互相指责...

“气管炎”

有个人十分疼爱自己的妻子,什么都不让她做,简直就把她像菩萨一样供着。 他的母亲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碰见谁都跟人家诉...

比鬼故事还要更恐怖的7个故事

1. 哽到喉咙的狗 有个妇人在回家之后,看到家里的狗倒在地上喘着。 她马上将狗载去找兽医。 兽医告诉她,因为还不知道呼吸困难的原...

讓我咬一口,好嗎?

完了,又迟到了。这个电梯我来的早的时候从来都很快,怎么我一迟到就和我较劲。 终于来了,我迅速走进电梯。平时喧嚣拥挤的电梯今天异常...

女鬼三部曲

一、怨 近些时段,李子良相当闹心。为什么呐?还不是为儿子,二十六七了,订婚几年的儿媳妇就是不张罗结婚。啥原因?没给新盖北京平...

无神论者

我叫宇瞳,一个很平凡的高中生。从小到大结识时间最长,也是最要好的朋友只有一个。他姓杨,名欣雨。朋友们通常都会直接叫他欣雨,他住在...

幽洞

右手胳膊好疼! 不过我感觉应该没有断掉,只是被石壁卡住,血液循环不畅。 如果我要问我现在在干什么,或是为什么被石壁卡住。...

公馆魅影

花园闹鬼 1934年夏天,宁波城出了桩耸人听闻的奇案,案发地点在城防司令曹世清的公馆。 曹公馆后花园有一口阴森森的古...

063号车位

老顾是个老司机,给单位领导开了一辈子车,口碑甚好。前两年退休了,不摸方向盘,手刺痒,总觉得心里空荡荡的。 老顾儿子小顾是...

女儿投胎别人家,父母追踪重相逢

都说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可这真是神奇的玄乎,但却是真人真事就发生在我们这个时代,如果不是亲耳所闻,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的。 ...

血色的洋娃娃

刚下完雨,空气中还是很潮湿,地面上的积水从尘土上滑过,肮脏的水缓慢滴流向了下水道。柳美挎着一个新潮的包包,站在街口等着红路灯...

蜡像女友

天降女子 刘安是个没正经工作的男青年。最近,他找了个富婆女友,名叫苏玲。这苏玲不但长得丑,而且刁蛮任性,但因为她家里特别...

祸起于欲

(一 礼物 一日,陈子君收到一件包裹,里面是一个仿真娃娃的玩具,陈子君生性喜欢一些怪异的东西,虽然不知道是谁送的,但还是...

命由天注定

在宋朝时候,太行山脚下有个村庄,叫做“富仁村”。村里的首富叫做贾富仁,此人家有良田千顷,骡马千头,房屋百间,吃的是山珍海味,...

诡异的婚纱

减肥是女孩子永恒不变的话题,而作为准新娘的薇薇更是迫不及待想把自己变瘦再变瘦,因为还有两个月就是她的婚期了,男友顾健喜欢苗条...

聊斋之蜡人

山原是盛产草药的,可有人发现山石是上好的石料,于是就在山下建了一个石料厂。初建厂时人手紧张,四处招兵买马。蜡人就是那个时候来...

父亲的爱

小晴是个长得漂亮但是比较任性的女孩子,她的父亲和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这么多年都是父亲一个人在照顾她,父亲现在在某个建...

大年初一吃供果被祖先责怪

腊月三十,也叫除夕夜,这一天家家户户都会贴春联,放鞭炮,吃饺子。当然了这是北方的习俗,南方应该是吃年夜饭吧。 三十上午,...

欠抽

租了新房,我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把它收拾得焕然一新。为了展示成果,我把几个好友约到家里来做客。一整晚的赞美之词让我有些洋洋得意,...

午夜乘电梯

“终于做完工作了。”我伸了一下懒腰,起身准备离开公司。 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多了,从早上忙到现在,我已经疲惫不堪,现在的我只...

山中的狐狸、山外的郎

老张我小的时候听村里的老人们说村子后面的山上有狐仙,一只雪白的狐狸,身边总围着几只小狐狸。总是成群结队的在山涧里玩耍着。 ...

午夜撞鬼

小墨是一家公司的主管,由于刚刚升任,手头的工作又不是很熟悉,一时之间忙不过来,没办法,她只能加班加点的工作了。 “今天的...

阴婚

阴婚,也叫冥婚,是为死去的人找配偶。当他无意间发现那张存放很久很久的纸条,他不禁怦然心动,按照纸上写的方法一步一步的去实行,...

坟地里遇到我的前世

记得那时刚上初中,六月份,正是水稻插秧的季节。那时父亲外地工作不在家,哥哥高中住校也不在家,家里就剩我和母亲妹妹三人。 ...

黑段子之磨牙

失眠的第十四天,徐晓月显得格外暴躁:“杨笑,我真搞不懂,你为什么非要在寝室养一窝老鼠呢?” “什么老鼠,这是可爱的小白鼠...

没有

张川是个非常爱抱怨的人,几乎看谁都不顺眼。因为这样,他总是生闷气,渐渐地便没什么朋友了。 一天,张川觉得日子过得苦闷,独...

妈妈,我不要让你再孤独!

这个世界,不论什么理由,不孝都不是借口。 一 感谢今年夏天的那场暴雨,还原了真相。 7 月26 日,我出...

折下天使的翅膀,送你飞翔

他,长得很帅,也很酷。没人知道,为何,他总是那么冷冰冰的。他,也曾恋爱过,但,总不了了之。他,很痴情,心中的伤痛,久久不能释...

父母是孩子是好的导师

一天早上我去早餐店吃早餐,对面有一对母子,孩子大概十来岁左右,母亲点了一碗粉,二个人吃,那天生意出奇的好,老板忙得不可开交,...

继父送我的洋娃娃

我爸爸在我小学2年级时便意外去世了,所以一直以来都是我和妈妈相依为命。爸爸不在的这些年来妈妈一直含辛茹苦把我养大,所以我便努...

住哪里

张俊胆小怯懦,这一点他死了以后也没改。这天,死后的张俊在鬼差那里报过到,就去找落脚之地。 它的魂魄飘到天桥下面,找了个空...

养老院诡事

敬老院,是专门为老年人养老服务的社会福利事业组织,又称养老院。许多年纪大的老人为了不给自己的孩子添堵,会主动的到养老院去生活...

父爱是一味药

我有一味药,那便是父亲的爱。多年来,我像一个病人一样,依赖这味药。磕磕绊绊的人生,不大如意的人生,在每一次受到挫折和打击,每一...

恨一化,就有爱了

1 自小起,我便对大哥的身份充满了怀疑,总认为他不是我的亲生哥哥。他呆傻内向,言语不多,但一出口必伤人。母亲没少为了他的事...

母亲的唠叨

母亲的唠叨让我烦不胜烦。 那天,我回到家,车开到门口停下,喊了三声妈,正在屋里扫地的母亲才转过头来。 惊喜地说,我娃回来...

爱在一日三餐里

老人间的爱情平淡真实,像春天的微风一般绵绵长长…… 七十多岁的根奶奶最近迷上了看韩剧,每天午饭后,她就守在电视机前...

花生油的爱

老王头是个农民,种了一辈子的庄稼。这天,他来到油坊对老板说:"打油。"油坊老板问:"打多少?"老王头把酒瓶子向上一举,说...

哭泣的棉衣

小山的父亲到城里打工,一家四口也跟着进城。父亲在城里给小山联系了一所学校。入学那天,小山穿着奶奶重新缝补过的外套,背着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