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电影

最新的恐怖片上映时,英格兰带着新认识的女友菲菲去看。苏格兰和萧萧也在。 “我想上厕所。”菲菲依偎在英格兰怀里,话语轻柔,...

无人列车

小周因为业务繁忙常年出差在外,好不容易临近假期,本以为可以好好休息,领导再次器重他,派遣他去a市开会。一路上,别人都是大包小...

到此一游

孙逗是位旅游爱好者,只要一有时间,他就会背上行囊,用脚步去丈量外面世界的山山水水。 这是很美妙的一件事,不过,任何美妙的...

短小鬼故事之骨模

孙婷在一位画家那里当模特,一起的还有另一个叫赵玉的女子。她月薪三千,刚开始还满足,后来心里就不平衡了。原来,同样是模特的赵玉...

夹公仔的诅咒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已经连续第五个了,她每天下课经过地铁出口时,都要在这台机器上夹一次《超能陆战队》里的大白公仔...

碟仙之偷窥欲

夏天如约而至,街上的美女着装大多是齐逼小短裤或者是小短裙,偶尔看到三三两两的美腿丝袜,这让路边半蹲着的猥琐男实在是大饱眼福。...

蜀地鬼事之演杀

我老家是四川的,而川蜀自古以来就多鬼怪传说。 记得那是2011年的冬季,那一年也和往年冬季也是一样的。但那年的一件事给这...

凌晨惊魂

一个朋友以前生活无规律,暴饮暴食,搞得心脏、血糖、血压都有了问题。后来他爱上了跑步,身体逐渐好转。他的经验是每天四点起床,到...

半夜歌声

天妒英才这句话说的一点没错,小梅原本可以算的上是一代天后,歌坛新星,可是就在她最红的时候,一场意外的车祸把这个年轻的明星夺走...

红雨伞

呼呼……一阵均匀的呼吸声从房子里传来,此时的李天正在睡觉,突然一声惊雷把他吓了一跳!随着这声雷响,李天睁开了稀松的睡眼,随意...

乡村异事之忠犬

寂静的山村里,远处袅袅的炊烟从村子里飘了出来,正是睡觉的时间,但是李二狗家里却正在做饭,因为李二狗今天刚才外面回来,在深圳几...

二手车

小李考虑买车,但他的钱不多,又好面子。 他在网上查了一些二手车的信息,联系了一个车贩子。车贩子向他推荐了几辆车,但他都不...

千万不要骂死人

今天我来说一件我小伙伴的故事,这孩子现在都二十多了,彬彬有礼的,根本看不出小时候有多淘气。 我们那个小区里的,住着一群捣...

山坳里的女鬼阿雅

阿雅很疑惑,疑惑自己怎么会死在这种山坳里? 虽然风景很美,还有一片清澈幽深的湖泊,可这里终究太偏僻了。想找个替死鬼都找不到。...

欺鬼恶人

马强大学毕业后开了一家个人工作室,主要负责给死人修照片。 因为大多数人嫌这个行业晦气,很少有人做,所以马强做得风生水起,慢...

夜晚惊魂的一刻

张武属虎,可是他的胆子却像兔子一样小。 这一天晚上他步行着去朋友家玩,所经的一条狭窄的马路漆黑一片。 这条小路几年之前,...

因为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王梨花插班来到新的学校,老师给她安排了寝室,三个室友都对她很热情,她很开心。 这天晚上,王梨花刚刚睡着,就被对面床铺传来的...

情暖一生

在我们周围,每天总有一些平凡而动人的故事发生,这些故事穿过城市喧嚣的天空,穿过功利纷争的灵魂,温暖着我们的记忆。犹如散落在银...

那盏灯

那天,很特别,是一个盛夏的黄昏。 因与母亲的争吵,我出了家门,穿过院子,通过胡同,来到了一个角落——平时静心的地方。 ...

爱吃鱼尾巴的妈妈

阿兰从小爱吃红烧鲫鱼。 每次吃红烧鲫鱼,阿兰妈总是将鱼的中段挟到阿兰碗里,然后将鱼头挟到她爸爸碗里,鱼尾巴挟到自己碗里。 ...

原地等待的父爱

丢失了最珍贵的东西,是踏破铁鞋四处寻找,还是原地等待? 有这样一位父亲,重庆人,在沙坪坝一带经商,在之前的21年里,经商只...

父亲的背影

腊月二十八,在娘家吃过晚饭,回到家刚洗了澡爬上床,就接到母亲的电话,说父亲忽然呕吐不止,让我们赶紧回娘家去。我们连忙换下睡衣,夫...

当年的老姑父

说起老姑父只是相对于我的小时候而言。他第一次进入我的印象中还不老,应该只有40多岁。当今,许多场合都在提倡勤俭节约,这使我常常更...

生命中的记忆

换上了工作服,这是一个正常的工作日,正常的就和平时一样。 病房很安静。我们总会感觉在白天的时候,心情会轻松许多。而在晚上,...

父爱无需分辨

4岁的金豆豆在车厢里蹦蹦跳跳的,就像一颗快活的精灵豆他满眼看着活泼可爱的儿子与坐在身边的妻子,相视一笑。他觉得他的幸福像电视里特...

那一年父亲牵回一头骡子

那一年我五岁,五岁的记忆里只有一个热热闹闹的场院。队里要分牲口了!这消息长了翅膀一样迅速传开,已习惯开会的社员在很短的时间内...

勇敢的父亲

十年前的某一天,我从瑞丽乘车前往西双版纳。这种滇南最常见的长途车,途中常常会搭载那些在半路招手的山民,因此开开停停,颇能磨炼...

姐姐的辫子

我四岁时父亲去世,六岁记事,那时候姐姐十九岁,她有一对长及腰际,乌黑发亮的辫子。门前有块大石板,每天早晨姐姐都坐在石板上自豪...

只给过父亲一把剃须刀

15岁那年冬天,母亲因为疲劳过度猝死在车床前,半个月后,一直被诅咒的父亲赶来了,跪在母亲的遗像前涕泪长流。 我随父亲回到阔...

爱的力学

他是一个研究力学的专家,在学术界成绩斐然。他曾经再三提醒自己的学生们:在力学里,物体是没有大小之分的,主要看它飞行的距离和速...

画魂

从小开始,唐文的手中便被父亲塞上了一支画笔。父亲是个画者,不管怎样努力,却总是画不出有份量的画来,在画界闯荡了大半辈子,还是...

玫瑰花房

花房就在医院的一个角落里,不大,其实也不能算是花房,只是种了些花,有个小小的温室。花工老王是个不苟言笑的人,只有面对着花的时...

救劫贼

小芳今年二十岁,由于家境贫寒,从小学六年级开始就成了希望工程的救助对象。她品学兼优,今年在结对救助者几年来无私的援助下,终于...

绣花鞋

我早已不是浪漫的年龄,却常常进入少女的梦境。 偶然一次梦见自己身着绿纱衣裙,脚穿一双翠绿翠绿的镶着一朵粉色莲花的鞋子在葫芦...

关于母亲节的两则小故事

故事一: 有个女孩生性胆小,见到毛毛虫也会吓得大喊大叫,更不必说宰鸡杀鸭了、走夜路了。然而,有一个人走进了女孩的心里,她奇...

心中的风筝

又一个明媚的春天,在这样的季节里不觉“春”心荡漾,突然来了念头,带儿子去放风筝,和风筝一起追逐春天的脚步。 嗬,...

家的遐思

每一天都有新鲜的感悟,每一刻都拥有别样的心情. 世上万物,都有家。 即使是漂浮的云也有家,即使是流动的水也有家。...

深压在心底

曾经有个孩子,看不起自己的父母。因为他的父母都是很平常的工人,没有显赫的地位。小小的孩子总爱做梦,常常会梦见自己的父...

有一个地址是不会变的

有一个地址是不会变的,那就是妈妈的地址。每每我们给同学、朋友留下手机、伊妹儿等联系方式,总忘不了留下家里的电话,...

千千阙歌

十七岁那年上大学,母亲本说好了要送我,但在临走的那一刻却变了卦,兴高采烈、满怀着闯世界念头的我,并没有注意到她挥完手转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