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对方心情不好时

有一个营销员去拜访一个新客户。当他来到那家公司时,接待他的客户代表正因为一些私事的困扰而心情不好,所以对这个营销员很不礼貌,...

响尾蛇罐头

一位住在佛州的快乐农夫,他甚至把一个毒柠檬做成了柠檬水。 当他买下那片农场的时候,他觉得非常颓丧。那块地坏得既不能种水果...

机遇有些像桃花

有不少人努力了半辈子也没有成功,于是便自动放弃了。其实,在这个时候,成功很可能距他只有一步之遥。 有一位子承父业的商人,...

“双面神”

一位哲学家无意间在古罗马城的废墟里发现一尊“双面神”神像。这位哲学家虽然学贯古今,却对这尊神像很陌生,于是问神像:“请问尊神...

沉默有时是智慧

从科学发明的工作需要出发,爱迪生打算尽快建造一个实验室。因为手头没有足够的资金,他决定卖掉自动发报机及其技术专利。由于他对于...

同居男友

一个人活在世上,身边总免不了有许多的亲朋好友,同学同事,有人相处了才几天,也有人已相处了几十年。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不管是几...

复活的幽灵

生与死在人世间是两种寻常状态,但是对于每一个当事人的感受就完全不同了。一点点的感情都带着血肉,都带着神经,都带着生命的DNA,与...

你要不要脸?

夏天及到,各种各样的水果摊出现在大街小巷。 一天,我去卖樱桃的水果摊上买点樱桃,那水果摊的老板是个黑老粗,一身的紧致肌肉...

商人和小贩

有一位商人和一位卖烧饼的小贩同时被洪水困在一个野外的山冈上。洪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退去。过了两天,商人身上所带的食物都吃光了...

接生婆杀鬼

苏州有个商人,中年得子。他的妻子在生产的时候,请来方圆百里最好的接生婆接生。 接生婆发现,女人肚子里没有婴儿,只有一个白肉团...

借身

霞出葬的那天,天阴沉沉的下着蒙蒙细雨,很冷。整个丧礼的过程特别简单,草草火化之后,骨灰就寄存在殡仪馆里。 霞的死有...

变态鬼学校

“大家来看这幅风景写生画,近处茂密的树林中这条小溪曲折而上,远处层层叠叠的山给人一种意味深长的遐想。整个逆光效果缭绕在晨雾中...

解剖室不眠夜

因为靠近停尸房的缘故,所以解剖实验室位于学校东北角落里很不起眼。只是一幢老式的红砖房,上下两层。周围长满了梧桐树,宽大肥硕的叶片...

丑婢破罐

从前,有一个名门家的媳妇被姑婆虐待。 有一天,这家的媳妇终于承受不了虐待的痛苦,就逃进森林想寻短见,忽然听见脚步声,连忙...

血染镖路

这日一早,云阳城内,镖师赵飞虎和周飞鹰一走进虎威镖局便怔住了,只见总镖头林振南缁衣马裤,手握弯刀,宽幅大红腰带上挂着青色镖袋,袋...

通往阴间的长廊13楼

小时候奶奶带我去算命,那个算命先生说我命很阴,大抵就是说容易招来鬼魂。奶奶很不高兴,于是就要走,那算命先生却找她要钱,奶奶是不愿...

第三只手

一、骷髅版主 方文所在的小公司破产了,老板进了监狱,他连续两个月没领到工资了。可偏偏这时父亲打来电话,说母亲病重住院,要儿子...

前夫夜归来

“老公死了,我很难过。” 当王心灵在微博上写下这句话时,坐在她身后的张峰一脸冷笑。 张峰是王心灵的第二任老公,在王心灵第一任老公...

民间鬼故事:借尸生子

阳湖县有一个姓施的老太婆,丈夫早死,只留下一个儿子。老太婆独自将儿子抚养成人,还拼尽家产,凑够聘礼,为儿子娶回一个姑娘李淼娘为妻...

无人居住的公寓

上一所南方大学时,在我们405号寝室对面有一间空置的寝室,没人知道空置的原因。 我们学校的位置很偏僻,住宿条件很差,地方脏乱...

血衣小女孩

第一节:闹鬼了 农历七月十五日鬼节,阴气浓重,鬼门大开。蓝天幼儿园又建在一片坟地之上,阴日阴地,自然是凶上加凶。月亮爬上...

现代聊斋之白玉

天津地方,有一个姓董的人。 此人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吃喝嫖赌,样样精通。本来在亲戚朋友当中,家庭条件是最好的,可也经不起...

妈妈那凶狠的爱

我清楚地记得,在我 9岁以前,我的爸爸妈妈把我视若掌上明珠,我的生活无忧无虑充满了欢乐。 但自从母亲和父亲去了一躺武汉医院后...

谁的墓

小雨和阿光在一起三个月了。这天,她突然收到一条短信:你知道吗,阿光三个月前就去世了。 小雨不以为然地关掉手机,继续做手里...

搞笑鬼故事之美差

由于阴间急缺人手,阎王召集了一大批新近死亡、年轻力壮的小鬼,准备安排工作。 张强和李涛都是其中的佼佼者,它俩过五关斩六将...

黑段子之草

河南小伙张百超是一个富二代,唯一令他苦恼不已的是年纪轻轻的自己却早早地秃了顶。他虽然尝试了各种治疗方法,但都没效果,头顶上依...

短小鬼故事之张爷奇谈

我叫阿幻,张爷是我爷爷的朋友,经常来我家喝酒,所以我得以听到这样的一个灵异故事。 张爷有次老伴病了住院,张爷自然免不了要...

杀人游戏

唐小糖裹着浴巾,赤着脚走出洗手间,地板上印出一行带水的脚印,随手拿起一个鲜红欲滴的大苹果,哼着小曲坐到电脑前,屏幕映出她白皙...

黑段子之心愿

过年了,除夕夜,每个人都在许愿。 他也有心愿。 这个心愿,从他踏足这个城市的那天起便暗暗许下。他希望在这个城市拥有一...

奇怪的婚纱照

新艺和张建是大学同学,恋爱了几年后终于要结婚了。 这天俩人去丽人婚纱影楼拍婚纱照,能说会道的老板娘不停地夸奖着:“英俊潇...

短小鬼故事之雨伞

他站在地铁出口的屋檐下,看着瓢泼的大雨,心里急得发慌。他是个夜校老师,眼看着就要到上课时间,可是因为自己太懒没有带伞,只能干...

七月半之阴魂娶妻

婚姻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美好而又渴望的,现实中我们也都会牵手另一半共同步入婚姻的殿堂,在她左手的无名指上,为她戴上那一枚禁锢三...

悲苦年代之易子而食

“三丫,父亲要是带你去镇上,说是买好吃的,给你买新衣服新鞋子,一定不要和他去啊……不要和他去啊……”最近老做这样的梦,梦里的...

黑段子之我可不是人

月牙高挂,冷风萧瑟,空荡荡的大街上只有三两个人游魂似的在行走,不时从远处传来一阵令人胆寒的尖叫声。 王二感到身上一阵发冷...

爱的诅咒

小婷对我的报复好像是从那天早上就开始了。 那天早上,公司的经理告诉我小婷死了。我很吃惊,想起和这个叫小婷的女孩在一起的的...

会说话的标本

1.租界 百乐门的当家台柱宋小蝉最近老是做同一个噩梦,她梦到一间人皮工广,挂满了人皮:血淋淋的人皮、漂白的人皮、晒干的人...

没有脸的人

天很黑,好像比以往的这个点还要黑一些。 不知道为什么,小柴总是觉得背后阴森森的,甚至有时候可以感受到有人在跟着他。他不敢...

说鬼之水鬼

据说人被水淹死后,要做三年的孤魂野鬼,才能找替身,有了替身,才能投胎转世。 谁不相信呢?槐树村的村民都深信不疑,只有一个...

蔷薇死巷

蔷薇巷很美,一眼望去蔷薇靡靡,宛如仙境,有时一股风刮过来,沁人心脾的香味宛如长了翅膀一样,翩跹缱绻在人们的鼻吸里。 然而...

鸡公庙

在金鸡山有一座鸡公庙,由于游客长年香火不断当地倒也非常一帆风顺,不仅在大旱的时候及时下了一场雨,更是为当地人带来了不少的经济收入...